Pan

【漫天星辰】期望

CP:星辰星无差别
伪现实向
渣文笔,ooc
勿上升真人

*

没有期望,便没有失望。

这是朱星杰在失望无数遍后,得出的结论。所以当他面前放着封面是紫底白字的「偶像练习生」计划书时,他真的没期望什么。

「这是爱奇艺2018重金打造的选秀节目,配置很不错,公司想让你参加。」

朱星杰把目光从计划书移向说话的果然天空CEO刘涛,商人吊儿郎当的笑容晃眼得很,猜不到他脑裡在想什么,反正不会是好东西。

朱星杰掀开计划书,配置还真的很不错,导师挺好,100人封闭式训练4个月,有歌有舞台,正正经经选偶像,没有奇奇怪怪的任务,还有很多大公司派了练习生参加。朱星杰盯着「练习生」三个字,自嘲似的扯了下嘴角,两年前,他过五关、斩六将的在魔鬼节目脱颖而出,成功男团出道。没想到最后兜兜转转,身份回到原点,成了「未出道的练习生」。

「你会参加吧。」

不是疑问句,笃定他绝对会参加一样。朱星杰再翻翻计划书,肯定不会有一条条款标明「我同意节目组恶剪」,但节目组做得出来,用五分钟剪辑将你二十年的梦变成粉末,对节目组而言,轻而易举,而你,无力反抗。

朱星杰抬头望向刘涛,他本来对星途充满期望,但都付诸流水,剩下的只有失望,可以说是拜眼前人所赐。事不过八,他已经没有后路了,何不把希望押在最后一次上?尽最后努力一搏,成功也好,失败也罢,不要让自己后悔。

「好,我参加。」

刘涛的笑容加深了点,「公司拿到了四个名额,趁着《中国有嘻哈》的热度,我们打算让小鬼也参加。」

朱星杰想像不到小鬼当偶像会怎样,但他rap好跳舞好,潜力无限又年轻,应该挺适合当偶像。想到这,朱星杰点了一下头。

「还有公司新签的张晏恺。」刘涛继续说。

虽然不知道张晏恺唱歌跳舞水平如何,但朱星杰在公司碰过他几次,觉得这小孩挺乖,身高出众,样貌也不错,是可造之材。朱星杰再点头。

「最后一个名额……」

一瞬间,朱星杰脑裡闪过一张熟悉的脸。那个人,不笑的时候,是妥妥高富帅,笑起来,露出一口大白牙,跳舞时会整个人发光。他不就最适合这节目吗?

朱星杰不自觉的身体向前倾了点,原本有点懒懒的眼神变得专注锐利起来。他期望能听到那个人的名字。

「最后一个名额,我们想问问你的意见。」

*

再也没有比逃离《流行之王》更值得让人开心的事了。2015年秋天,历时几个月,挑战人类极限的变态偶像养成类节目《流行之王》终于结束。胜出的7位少年组成男团Mr.Bio,正式出道。

少年们打算以火锅作入伙酒,庆祝一起搬入公司分配的宿舍。朱星杰和周彦辰作为被选中的幸运儿,负责出外买火锅材料。

「为什么要我出来买东西?简直欺负忙内!」

朱星杰望了周彦辰一眼,「谁叫你猜拳输了。你看队长我多好,义不容辞来帮你。而且你也不是忙内。」

「难道不是你对火锅很有要求,怕我漏买东西才跟过来吗?」周彦辰眯起眼睛。

朱星杰不置可否地耸耸肩。

在街市忙东忙西后,总算买好东西,二人各一手拎着几个大袋子,踏上归途。

朱星杰是路痴专业户,对于刚搬进的小区,分清方向简直是天方夜谭,他理所当然地默默跟在周彦辰身后,低头看着周彦辰被夕阳拉长的影子,再把视线上移到那人的背影。大慨因为学舞多年,少年的身姿很挺拔,仪态很好。19岁的少年,明明比自己还小,明明脾气很火爆,明明笑起来傻呼呼的,此刻他逆光的背影,看上去竟有几分可靠。

周彦辰忽然停下脚步,回头望向朱星杰,吓得朱星杰急急刹停。

「杰哥,怎么走这么慢?」

朱星杰有点心虚地望向别处:「没有呀,我在记路,下次我可以自己走。」

周彦辰笑了:「你不用记路啊,以后我陪你走就是了。」

这简直是小瞧我!朱星杰一个急步上前,作状的打了周彦辰的背一下,如果不是手上的东西很沉,他是想打头的。

接下来的路,二人肩并肩走着。入秋后的傍晚,气温下降了点,他们不自觉便走得更靠近。

「杰哥,我真的很开心。」

朱星杰望向周彦辰,没有说话。

「不是吗?梦想终于成真了。」周彦辰继续说。

眼看周彦辰笑得很孩子气,眼瞳闪烁着雀跃和兴奋。现在只是起点,拼死拼活,他们终于成功拿到入场证,站在起跑线上,未来的路还很长很长。

街道被夕阳镀上一层金箔,和两边树上的黄叶互相辉映,构成令人着迷的画面。一隻小鸟吸引了朱星杰的注意力,他看着小鸟从枝头起飞,拍着翅膀飞向橘黄色的天空,心裡彷彿有什么东西正在萌芽,急需阳光和水份。

「是的,梦想成真了。」

*

朱星杰睡醒的时候,已经是下午一点半。昨天大慨又天快亮时才去睡的。

由于刚起床,还没彻底清醒,朱星杰坐在床上片刻,确认外面一点声音也没有,现在宿舍裡只有他一个。Mr.Bio在宿舍一起住了快一年,公司如同遗忘这个团一样,完全没有接到团的通告,成员为了生计,各自接了各 种通告。朱星杰一心只想做音乐,公司基本没有管他。这样下去可不行,朱星杰烦躁地抓了抓头髮。再多想也没用,他爬下床,边刷牙洗脸边想着今天要一整天在音乐的海洋徜徉,公司不管,也不可以放弃自己。

阳光穿过薄纱窗帘洒进客厅,风扇有规律地左右摆动,朱星杰半躺卧在沙发上,大腿上放着手提电脑和小键盘,他很满意这写歌阵式。

一一完全没有灵感!

果然还是深夜写歌顺畅多了,灵感女神不降临也是无可奈何的事。朱星杰懊恼地扶了下额。要不打游戏吧?不行,兄弟们都在努力工作,我不能自甘堕落。

身后传来钥匙开门的声音,接着听到行李放在地上,朱星杰感受到有个人过来从后环抱着自己的肩,下巴埋在自己的颈窝。

「杰哥杰哥,我出差三天回来,有没有想我?」

不用回头,朱星杰也想像到那人脸上傻傻的笑容,如果他有尾巴的话,肯定在快乐地左右晃动。朱星杰不自觉的笑了,反手摸摸那人的头髮,「可想你了,你再不回来,我们的房间便成全宿舍最髒乱的一间。工作怎么样?」

「我早就猜到。工作嘛,拍剧蛮好玩的,但你懂的,我最喜欢的还是舞台。」周彦辰松开了手,答得有点心不在焉,然后转移话题,「对了,杰哥你吃饭了没?我回来的时候顺道买了外卖,要不一块吃?」

「你怎么知道我还没吃的?」朱星杰这才想起来,自己起床后什么也没吃,那时没饿没多想,一心只想努力写歌。

周彦辰一副什么都知道的样子,边说边走向厨房,打开冰箱,「想喝什么?」

「咖啡吧。」朱星杰随口道。

朱星杰感受到周彦辰凌厉的一记眼刀从厨房发射过来,戴上金丝眼镜估计会带感十倍。

「你不可以喝咖啡,选别的。」周彦辰从冰箱拿出一罐可乐。

「那我要喝你手裡的可乐。」

「刚起床不要喝冰的,这罐可乐是我的。」

「什么都不让我喝,那你问我干嘛?」朱星杰哭笑不得。

周彦辰露出恍然大悟的样子,沉思三秒后,转身拿杯子往热水瓶按热水,「那喝暖水最好一一什么鬼?没热水了?你们怎么搞的?」说罢便去找电热水壶,准备烧水。

几个糙男子一起住,喝完水了,没人烧热水还真的是平常事。朱星杰依然半躺卧在沙发上,看着周彦辰回来后还没换衣服,一身帅气的在厨房忙东忙西,心头一暖,被照顾的感觉大慨是这样吧?

像是感应到他的视线,周彦辰回头,对上朱星杰的目光,微微一笑。

在平常不过的下午,朱星杰听到风扇转动的呼呼声、烧水的沸腾声,以及,自己忽然加快的心跳声,彷彿有什么久违的情感迫不及待要跃动而出。

该死。朱星杰闭上眼,一手捂着眼睛,恍如这样便能令汹涌的情感平静下来。

挺好的是,他有灵感写新歌了。

*

后来,公司下了指示,需要收回宿舍,朱星杰觉得是意料中事,毕竟团整整一年也接不到什么工作,只是到这天真正来临时,他觉得太快了,快得还没反应过来。

成员们买了很多很多零食和啤酒回宿舍,誓要放飞自我,过疯狂的最后一晚。他们从第一次见面起开始聊,到节目上的变态任务、初次站上舞台唱歌跳舞、刚刚一起搬入宿舍、宿舍的趣事、各自的通告……

笑着笑着,便哭了;哭着哭着,便睡了。酒精醉人的味道瀰漫全屋,少年们脸色潮红,掩盖不住一道道的泪痕。

朱星杰走出阳台,看了一眼在客厅内睡得东歪西倒的成员们和乱七八糟的零食包装、空罐残骸。作为队长,朱星杰自认为需要肩负照顾成员的重任,所以没喝多少,还算清醒,但过度白皙的脸上还是泛起了明显的红潮。

凌晨五点,在暗无星月的夜空下,北京大部份人都还在睡梦中。朱星杰靠在阳台边,点上嘴裡叼着的香烟,深深吸一口,再吐出,透过烟雾俯视着只靠寥寥街灯点亮黑暗的街道。

独自来打拼北京多少年了?自己坚持这条路到底是不是正确?朱星杰找不到答案。其实公司收回宿舍,不代表团要解散,亦不代表公司放弃他们,不过,也差不多了。朱星杰又吸了一口烟,吐出的烟雾模煳视线,眼前虚幻的景象反而让他觉得安心,现实生活太苦了,什么时候才能看到曙光。

「少抽烟吧,对身体不好。」

身后传来熟悉不过的声音,朱星杰不用回头,也知道是全团唯一因酒精敏感而滴酒不沾的乖宝宝。

朱星杰没有回应他,反而继续吸烟,眼神比之前暗了几分。

「你胃不好,酒、咖啡、辣的,也要少吃少喝,不要忘了按时吃饭。学会用gps,好好记路,你以后在你家小区迷路,我帮不了你。」

朱星杰按熄烟头,有点烦躁的边转身边说:「你怎么那么像我妈一一」

下一秒,周彦辰的气息近在咫尺,朱星杰回过神时,已经被周彦辰正面紧紧抱着,像是要把自己勒进他身体般用力,耳边尽是他细细呼吸的气息。

朱星杰脑裡出现很多安慰词,「没什大不了的」、「就算不住一起,我们还是兄弟」、「我们还会经常见面」,但最后他却一句话也说不来,只是回抱着少年。他想像到,很多年后,他会有多怀念这段一起住的时光。

也许过了五分钟,也许过了一世纪,周彦辰终于松开了手,二人默然相对而立。朱星杰看着周彦辰通红的眼睛,红度堪比其他成员酒醉后的绯红脸颊,眼睛裡还含着倔强的泪水。兴许是酒精影响,行动快于思考,当朱星杰醒觉时,他已伸手抚上周彦辰的脸颊。

周彦辰没有闪避,眼泪再也撑不住的滑下,沾湿了朱星杰的手。

「天亮后,」朱星杰收回手,找回说话能力,「我们去吃麦当劳吧。」

周彦辰用力地摇了两下头,声音有点哽咽:「不只早餐,午餐也要吃麦当劳。」

朱星杰差点笑出眼泪:「好,你要吃多少,我也陪你。」

「晚餐要吃海底捞。」

「……好。」

东方的天空泛起一抹鱼肚白。朱星杰从阳台低头望向两边街道上的树木,金黄色的树叶和脑海裡他们一年前刚搬入宿舍的景色重合,还记得当时他们对星途和人生充满期望,为梦想终于成真而雀跃。

谁想到,才一年,已恍如隔世。

*

下个夏天,朱星杰以为终于看到了曙光,至少,在那档嘻哈节目开播前。

随着距离节目开播的日子愈来愈近,朱星杰既兴奋又忐忑。因为节目,而与小鬼结缘,公司签下这个刚满18岁的少年,制定了一些计划,让他们二人合作新歌、跑商演、上节目。这是朱星杰事前没料到的,不过他还挺开心接到了音乐相关的通告。

朱星杰路过公司练舞室,节奏性强的音乐透过门缝传出,吸引了他的注意力,他神差鬼使的稍微把门推开了点,看到在练舞的周彦辰。

有人说,太高的人不适合跳舞。这明显不适用于周彦辰。无论任何时候,朱星杰也觉得看周彦辰跳舞是一种享受。他想起因为最近很忙,已很久没和周彦辰一起练舞了,迟点忙完一定要约他练舞。

「Hey yo~杰哥你在干嘛?」

旁边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朱星杰一跳,他转头便看到不知何时站在自己身边的小鬼。他赶忙关上练舞室的门,把小鬼拉到稍远的地方。

「杰哥你想练舞吗?我可以陪你。」小鬼笑得很灿烂,提到跳舞便两眼放光。

朱星杰摇摇头:「最近没时间,有空再说。倒是你,准备好明天採访的问题吗?」

小鬼眨眨眼睛:「原来明天有採访?」

朱星杰挑了挑眉。

「有你陪着我,我没在怕的,我的兄弟。」小鬼一手搭着朱星杰的肩。

「我不可以常常在你身边,凡事小心点。」朱星杰尽可能放轻语气。

「是是是。不跟你说了,经纪人刚刚找我,回头见!」小鬼拍了几下朱星杰的肩,笑了笑,便踩着滑板,风一般一溜烟溜走了。

朱星杰无言地目送小鬼逐渐远去的身影。18岁该有的朝气,他都有。作为哥哥,下次必须提醒他:我们公司虽然工作人员少,但艺人多,地方又小,不是禁止他踩滑板,但务必注意安全!朱星杰不动声色叹了口气,他觉得自己为这小五岁的弟弟操碎了心。

作为哥哥,作为队长,朱星杰挺习惯照顾别人,但内心其实很渴望享受被照顾的温柔,他若有所思地望向练舞室紧闭的门,然后拍拍脑袋把念想丢弃,不愿再多想似的转身离开。

到嘻哈节目开播,朱星杰才发现,原来他等候多时的,是地狱为他打开的大门。

天知道他寄予了多大的期望;天知道他有多想抓着机会证明自己;天知道节目组的恶剪为他带来多大的毁灭性影响。当朱星杰看到自己微博评论下铺天盖地的谩骂时,无疑是惊讶的。有则改之,无则加勉。对于自己不足的地方,会努力改善;对于恶意诋毁,心裡还挺难受。

直到看到周彦辰在自己微博下和路人激烈地吵起来,朱星杰还以为自己眼花看错。

朱星杰立即打电话给周彦辰。

「喂?杰哥?怎么了?」对方很快接了电话,除了语速略快外,还挺正常。

「……」

「你别不说话,我怕啊……」

「下次别这样做了,不值得。嘴长在别人身上,旁人控制不了。」

「我是看不过眼!他们怎么可以这样骂你?他们根本不了解你!根本不知道你为音乐付出了多少!」

「好了好了,别激动,别被不相干的路人破坏心情。」

「……嗯。」周彦辰的声音听上去委屈巴巴的。

「还有,兄弟,谢谢你。」

「……兄弟一场,不用多说。」

朱星杰挂了电话,把电话随意丢在旁边。感觉自己一夜老了十年,压力如洪水般排山倒海袭来,压得他几乎喘不过气。他想抽根烟,摸摸口袋,再到放烟的柜子找也没找到,才醒觉抽完了还没买。他放弃了抽烟的念头,颓然地倒在沙发,叹了口气。

今个晚上,注定是个失眠夜。

*

朱星杰做了一个梦,梦裡的他回到两年前,Mr.Bio 站在舞台上倾力表演,然后牵着彼此的手向台下躹躬,享受着台下的掌声。

舞台灯光骤然暗下来,四周一片漆黑,再亮起时,舞台和观众已然消失,取而代之,是明亮的灯光照射着通往四方八面的路。朱星杰两边的人不知何时放开了手,成员们各自走向不一样方向的路。他本想说些什么,但最后只能沉默地看着他们渐渐远去的背影。他已经对舞台的聚光灯不存期望,回头凝视背后那条明显暗很多的路,没准那裡才是最适合自己的地方。

朱星杰转身向着背后的方向迈开脚步,手腕猛然被人抓着,把自己拉向那人的身边,他没来得及看到那人是谁,电话的闹钟声划破宁静,亦让他醒过来。

朱星杰睁开眼睛,感觉到自己的额头上满是冷汗。这个梦该死的真实。清晨的阳光透过窗帘边的缝隙摄入,他抓过电话,把扰人的闹钟划掉,然后点开微信的绿色泡泡。

「这几天有空一起去练舞吗?好久没练,技痒了!」第一条是来自周彦辰的信息,还附上了撒娇的表情符号。

朱星杰退出微信,点开日程表看看哪天有空,他盯着日程表上的「11月」这几个字,感歎时间过得真快。

「一点诚意也没有。」朱星杰在屏幕上输入回复的讯息。

十几秒后,对方回了一张比着V的自拍,素颜的脸上是大大的笑容,露出一口不加滤镜也白得反光的大白牙。

那一刹那,朱星杰觉得自己被他打败了。

经历了不平静的夏天,和首次尝试拍网剧的初秋,朱星杰、周彦辰和熊海辛久违的相约一起练舞。儘管很久没一起练,但默契依旧,进度理想。练习了两小时,有人提议休息一会,熊海辛出去买饮料,朱星杰靠着牆壁坐下来,颈椎痛的毛病又发作,下意识便揉揉脖子。

「杰哥,要不你躺在我的大腿上休息?」

什么?朱星杰诧异地转头便看到伸长腿坐在旁边的周彦辰一脸真诚,边说边拍拍自己大腿。

「你不是又颈椎疼吗?躺着舒服点。」周彦辰继续说,眼眸裡尽是认真。

听到他这样说,又那么认真,朱星杰也不多说什么了,不客气地躺下来,头枕在周彦辰的大腿上。

朱星杰从这个角度望着上方的周彦辰,他想起两年前初见的他,当年19岁的少年还很青涩,现在稚气未褪清,但已成长不少,轮廓愈发鲜明。跟两年前一样,他由衷地觉得这张脸很帅。想着想着,朱星杰伸手揑周彦辰的脸。

「突然干嘛?」周彦辰因为被捏着脸而把话说得含煳不清,声音裡藏不住笑意。

朱星杰收回手,笑了笑:「没有,只是嫉妒你长得帅。」

被夸奖而觉得高兴,周彦辰笑得一脸傻气。

朱星杰很喜欢和成员一起练舞,和独自练舞不同,很有少年漫画那种热血感。他不禁想起几天前那个真实得可怕的梦,他从来没跟别人提起过他最近想了很多的想法,但这一刻,不知怎的,他很想告诉眼前这少年。

「彦辰,最近我在想,要不我退出幕前,转做幕后。」

没有听到回应,朱星杰注意到他瞳孔震了一下,然后眉头皱起来,确认他是清楚听到了。

空气变得凝重。

不知道过了多久,朱星杰听到周彦辰吐出一句:「甘心吗?」

朱星杰眨了下眼睛:「不甘心,但我没办法了。」

周彦辰低下头看朱星杰,语气有点激动:「不甘心就不要放弃,再给自己机会,我不是说过吗,我陪你走呀。优秀如你,也走不下去,我怎么办?刚刚我在等你说是开玩笑,还想说我没那么容易被骗,怎料是认真的!这不有趣!快跟我说你是开玩笑的!」

朱星杰被微微吓倒,花了点时间消化这段语速很快的话。消化完后,他还是回应不了,只能抿着嘴,望向别处。

周彦辰几不可闻叹了口气,支起朱星杰上身,一把抱着他。

「再坚持一下,一定可以的。」

朱星杰听着周彦辰在耳边的话,如同魔咒般萦绕不去。这个人真的成熟了不少,怎能想到他以前是个会砸节目组道具的暴躁少年。

朱星杰低垂着眼,如果闹钟没有不识相地响起,那个梦接下来会有怎样的发展呢?

练舞室静谧得吓人,彷彿全神贯注便可听到彼此的心跳声。

*

「最后一个名额,我们想问问你的意见。」

「……周彦辰吧,有颜值,有实力,又努力,他可以的。」

「我们也正有此意!」刘涛拍了一下手,快乐地在转椅上转了一个圈。

「……」朱星杰看着刘涛欢天喜地的样子,假如世界上有最不像娱乐公司老板选举,他一定投刘涛一票。

「没你的事了,出去吧。」刘涛摆了一下手。

朱星杰礼拜性地点了下头便出去了。一边低头望着地板一边慢慢走,陷入沉思。真的没有后路了,放手一搏,唱歌跳舞rap,他都有信心,可以的,再不行就……再不行就……做幕后也算做音乐嘛……

一双腿映入眼帘,阻挡了朱星杰的路。他停下脚步,视线沿着腿从下移上,扫过那人逆天的长腿,到抬头看到满脸写着担忧的周彦辰。

「涛哥说啥了?怎么你神色好凝重?」周彦辰微微俯身,靠近朱星杰的脸,想看清他的表情。

对此,朱星杰很淡定:「没事,真要说的话,是好事。」

周彦辰退回去,站好,「没事就好,涛哥找我了,迟点再说。」

朱星杰在周彦辰擦身而过时,悄悄抓着他的手。

周彦辰停下,投来疑惑的目光。

朱星杰抬起头,望进他眼底,轻轻一笑:「希望涛哥跟你说的也是好事。」说罢,放开了手。

周彦辰笑了笑,继续迈开脚步。

留在原地的朱星杰回头看着他一路没入刘涛办公室。想起了无畏无惧飞向橘黄天空的小鸟。

未来的路,还很长很长,他不想止步于此,亦不甘心止步于止。他还很嚮往舞台五光十色的灯光。

也许这一次,他可以抱有期望?

*

【漫天星辰】I'm not a rapper

CP:星辰/辰星无差别
渣文笔,ooc
勿上升真人
时间是大厂时期

*

周彦辰躺在床上,看着认真写歌的朱星杰看得出神。

多久没看过这画面呢。

他们以前一起住在公司宿舍,无数个夜里,都可以轻易看到在月光和橘黄灯光下写歌的朱星杰。

偶尔会和熊海辛一起,偶尔会和周锐一起,更大部份时间,都是他自己埋头苦干。尽管实际如何制作一首歌,周彦辰也不太懂,但他知道,肯定非常不容易。

周彦辰喜欢躺在沙发上听他哼着未成形的曲调、弹着零碎的旋律,作品渐渐成形的过程,像魔术,都出自这个人的手,从零到一百,到最后成品面世。周彦辰立志要做他所有作品的第一个听众。

垃圾桶堆满揉掉的纸团,是精益求精的他一改再改也不满意的词。手敲在键盘的动作一下比一下重,他的眉头皱得愈来愈紧,大慨遇到樽颈位了,最后他点上香烟,重重嘆了口气。

周彦辰想帮助他解决问题,跨过这个樽颈位,想为他抚平紧皱的眉头,但对于写歌,周彦辰懂的实在太皮毛,而且朱星杰迷恋rap,对于rap,周彦辰知道的更少了,门外汉说的话反而会增加他的负担吧。每到这时候,他希望自己是熊海辛,或是周锐,没准忽发其想想到的旋律或词,会为他打开灵感的大门。但他是周彦辰,他选择静静坐在一旁,不作打扰。

为什么会有一间公司完全不支持这么有才华的艺人,就放着他自己来?稍为有点良心也不可能这样吧。周彦辰不解的想着。

后来,公司连宿舍也收回,几个年纪不大的少年只能自己在偌大的北京租地方住。

周彦辰从楼下往上看这住了不长不短日子的宿舍,几兄弟吃吃闹闹的片段还歷歷在目,朱星杰认真写歌的侧颜也深深烙印在脑海,他没想过,往日最常见的画面,现在竟成了最大的奢侈品。

「彦辰,不如我写首歌给你吧?」

「什么???」还在想东西的周彦辰一时没有反应过来。

朱星杰笑了:「我是说真的,最近有灵感写新歌,就写首情歌吧,我们和Sing一起合作。」

突如其来的好事让周彦辰忘掉生活的不如意,笑成一朵花,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「我儿子可不能没有自己的歌。」朱星杰挑一挑眉。那时的二人还挺喜欢玩节目组给的父子梗。

「谢谢爸爸!」周彦辰上前一把抱着朱星杰,开心得几乎掉泪,再怎么说,mr. bio也算是出道了,但除了一开始的节目主题曲,盼了又盼的单曲,一直没有出现,公司没准完全没当一回事,倒是怀里这个人,说了要写首歌给我。

「但爸爸,为什么是情歌?」周彦辰问。

「谁叫你不会rap,情歌最合适了。」朱星杰答,声音里藏不住笑意。

因为沉浸在巨大的快乐,周彦辰忘了自己当时怎样回应了。不会rap就不会rap,情歌好呀,情歌当然好,情歌怎会不好呢。2017年2月,属于他们的情歌果真面世,有很长的一段时间,周彦辰都在循环这首歌,每次一听,心里便甜甜的。

在那年的夏天,朱星杰还是一如既往的热爱音乐热爱写歌,因为参加了嘻哈节目,放了更多时间在rap上。

周彦辰注意到他身边多了一个人。刚满18岁的王琳凯活力四射、潜力无限,对嘻哈很有热诚,在写歌方面,和他非常投缘,一拍即合,周彦辰都数不清看过多少次他们在公司的走廊上「cash cash」了。

周彦辰跟当时还在果然天空的周锐说,「如果我会写歌和rap,那该多好。」

周锐奇怪的看了他一眼:「你在瞎说什么?你就是你呀,你有自己的闪光点,不是单单看你会不会rap的。」

周彦辰还是不开心,扁扁嘴,不再说话。

思绪回到现在,因为参加《偶像练习生》,让他们再有一起奋斗的机会,让他们再住在一起,让他可以再天天看到朱星杰在夜色衬托下写歌。

「杰哥,」周彦辰开口,「不如你教我rap好不好?」

在纸上挥笔的手顿了顿,朱星杰搁下笔,回头望向周彦辰。

一切在周彦辰眼里,恍如慢镜头播放。他听到自己心跳加速,他想过假如朱星杰答应教他rap会怎样,拒绝又怎样。他既期待,又害怕失望。

他看到朱星杰张了张嘴,还没发出第一个音节,房门便被大力打开,伴随着如同加了喇叭效果的嗓音。

「杰哥杰哥杰哥!!!!我刚刚想到一个很棒的flow,你快听听!」

周彦辰看着朱星杰把放在自己身上的目光移向门的方向,笑看着王琳凯飞一般的来到身边,笑得真晃眼。

二人又开始陷入写歌的结界,旁人彷彿完全无法介入。朱星杰大慨是忘了刚刚那问题了,周彦辰有点不是味儿,觉得这房间待不下去了,便悄悄爬下床,准备离开房间。

走到门边,周彦辰回头看看,才发现朱星杰全副心思都在王琳凯身上,看也不看自己。心里的无名火倏地升起,便走出房门,很用力的关上门。

背部靠着门,周彦辰隔着门听他们的rap,想起了朱星杰送他的那顶帽子。

那时朱星杰网购了一堆同牌子的鸭舌帽,依他的说法,是他觉得这牌子很对他的口味。

怎料其中有顶发错货了,他觉得退货很麻烦,便给了周彦辰。

周彦辰接过黑底白字的鸭舌帽,低头一看帽子上的文字,「I'm not a rapper. 难怪你不要呀,杰哥。」

朱星杰伸手揉乱周彦辰的头髮,因为身高关系,有点吃力,「这不是正好适合你吗?」

「喔!杰哥在分派礼物吗?有没有我的?」王琳凯的声音由远及近,很快便来到他们身边。

「没有了,就这顶发错货,小鬼你要的话,你可以拿去。」

王琳凯拿过帽子一看,有点嫌弃地撇撇嘴,塞回周彦辰手里。

朱星杰一笑:「来,一起去练舞。」

朱星杰搭着王琳凯的肩,走向练舞室,留下周彦辰在原地。

周彦辰看着手里的帽子,明明只是阴差阳错送给他,并不是特意买给他的礼物,心里竟泛起丝丝甜意。

这是他第二次,庆幸自己不是rapper。

如今,他靠着门,听着房内二人的声音。

周锐,我还是觉得,如果我会rap,那该多好。

*

再后来,王琳凯作为 Nine Percent 成员出道,朱星杰作为唱作人solo出道。

周彦辰和朱星杰二人一起工作的机会多了,周彦辰总会以方便上下班和其他杂七杂八的原因为由,常常借住朱星杰的地方,也不知道朱星杰有没有看穿拙劣的谎言,但他一次也没有拒绝这个要求。

夜幕低垂,月光漫过床沿,洒在趴在床上写词的朱星杰身上,穿着背心露出的臂膀,白皙得惊人。

这身影和3年前的他重叠在一起,一切彷彿回到最初,实际上又起了翻天覆地的转变。唯一不变的,是他对音乐的执着。

当初的兄弟各散东西,回过神来,身边就只他一个。

周彦辰想起那个没有答案的问题,「杰哥,你教我rap好不好?」

闻言,朱星杰停下手里的动作,扭头抬眼望向周彦辰,周彦辰被这上目线看得心脏漏跳一拍。

这一次,再没有人中断他们的对话了。

「你瞎说什么?你不是要演戏吗?好好学演戏,别浪费了那张优越的脸和长得逆天的腿,你不去演戏,万千少女多伤心。」

「杰哥,我是认真的!」

「我认识你多少年了,我还不够了解你吗?」

「杰哥!!」

朱星杰已不想和他争论,撑起身,伸手勾过周彦辰的脖子,二人双双倒在床上。

他们在床上面对面,距离很近,周彦辰努力控制自己的急速的心跳不要太大声。

「彦辰,这些年,谢谢你在我身边,我说过,你和我最聊得来,跟你会不会rap,一点关系也没有。你看我那么高冷,还跟你拍了多少傻视频。」

这算告白吗?好像不太算。22岁的周彦辰陷入人生一大困境,不但要控制心跳,还要控制脸不要红,视线也不知该放在哪了。

「杰哥。」

「嗯?」

「下一首写给我的歌,还是情歌吗?」

「你怎么知道的(笑)」

「我就知道。」

I'm not a rapper.

又如何?

当新的情歌写好之时,我知道我该怎样做了。

【人杰鬼雄】《命运》

【人杰鬼雄】《命运》

很久没写过文,最近入了这坑出不来
小学生文笔,ooc,希望大家多多包涵

cp:星鬼/鬼杰无差别

*

离别总是伤感的。

偶像练习生第一次公佈排名兼首轮淘汰需时比预期长,整个会场被悲喜交集的氛围笼罩,到处眼泪泛滥。九十多个少年,一起住在同一屋檐下两个月,天天没日没夜的练习,为了梦想而努力,建立了友情。虽然明知道离别这天总会来临,但真正到来时,还是会很难受。

完成了首轮淘汰的录影,便是练习生的自由时间,算是让大家珍惜九十多人在一起的时光,好好告别。

朱星杰需要点时间沉淀自己,跟果然兄弟说了声后便回宿舍了,也不知道他们接着去哪。

再待在那里,我怕我会哭得很惨。朱星杰躺在宿舍床上,望着天花板想着。他想起以前参加过的各项比赛和节目,以为习惯了离别,其实不然。

闭上眼睛,过往的片段歷歷在目。在练习室挥洒汗水、一遍又一遍反覆练习、埋头苦恼地创作、全力以赴参加比赛、被淘汰、网上diss的声音……

我走的弯路已经够多了,今年便24岁,再不抓着这次机会好好出道(而不是出了等于没出),便很难再有然后了。

第十五名吗……

和前九还有点距离……

「杰哥!!杰哥!!!!!」

听到熟悉的叫喊声,朱星杰猛地睁开眼睛,坐直身子。

王琳凯这小鬼又怎么了?

练习生们都知道,王琳凯是个小喇叭,嗓门大,很会闹腾,和朱星杰的感情好好。一般而言,他大喊着「杰哥」找朱星杰,没什么大事的,可能是他忽然有rap词的灵感、可能是他忽然听到有趣的消息,又正好朱星杰不在他身边。

听这由远及近的叫声,搞不好是从楼下开始喊。朱星杰想。

「杰、杰哥……」随着开门声后,王琳凯喘着气的到了,可见跑得有多急。

「干嘛?」坐在上铺床的朱星杰,低头看向刚入房间的脏辫少年。

「等、等一下,我先去喝口农夫山泉维他命水。」

多谢金主爸爸,我觉得我这几个月已经吸收了一生所需的维他命。倒是没想到小鬼的广告意识这么强,如果这段拍下来,很可能会被剪成花絮,当然,亦可能是他纯粹想喝水。朱星杰想。

王琳凯喝了半瓶水后,呼吸顺畅了:「杰哥知道下个考核吗?我们要从rap、vocal、dance中,选一个position,我们肯定都选rap吧?」

朱星杰陷入了沉思,之前听说过考核内容,他对rap自然有信心,但他对vocal同样有信心,堂堂流行音乐专业,而且是好声音重庆区冠军,还没在这节目展示过vocal实力,这难道不是个好机会吗?不要再让大众停留在他只是一个rapper的印象。

「杰哥?」

「喔?对,我知道。」朱星杰回答,「小鬼,这次我想选vocal。」

王琳凯难以置信地睁大眼睛,从朱星杰这个从上而下的角度看过去,竟多了几分可爱。

「为什么?为什么?杰哥你忘了大明湖畔、可爱无双的小鬼我吗?你忘了我们一起rap的快乐吗?」王琳凯夸张地装作抹眼泪。

「什么呀?我没说我放弃rap。」

「但你选vocal呀!」

「就这次!」朱星杰有点急了,「这是好机会。小鬼你是不相信你哥我的vocal实力吗?」

王琳凯飞快的摇头:「不不不,杰哥唱歌可好听了,但是我唱歌不行呀,上次还输了……」愈说愈小声。

「什么?」

「没事。」王琳凯换上笑容,「不过杰哥rap这么棒,写rap词又那么好,不用rap引爆全场,多浪费。」

这番话听得朱星杰有点飘飘然,但理智胜于一切。

「我还是想选vocal。」

「杰哥!!」

「这样吧。」王琳凯从口袋掏出一枚一元硬币,「看看命运怎么说,我把这硬币抛向空中,接着后,朝上是字,你便选rap,朝上是花,便选vocal。」

命运吗。朱星杰看着王琳凯坚定又纯净的眼睛,有点像以前的自己,那么无畏无惧、勇往直前。

「我相信,不论是rap,还是vocal,你的舞台也是最耀眼的。」王琳凯笑了。

朱星杰也笑了,「好吧。」

话音刚落,王琳凯便把硬币往上抛,硬币转动然后降落,他以左手接着,右手覆盖。

「杰哥,真的可以吗?其实你选vocal,我也ok的。」王琳凯眨着眼睛看向朱星杰。

朱星杰觉得好笑。如果没有碰到这个少年,没有和他一起写rap词,一起练rap,自己的rap实力大慨也不会进步得那么快。他笑着点点头。

得到肯定,王琳凯慢慢移开右手,硬币朝上那面,是字。

*

走出房间,王琳凯心情愉快地把玩着硬币,边走边反覆抛上又接着。

这是枚双面币,两面都是字,常见的魔术道具,是他前阵子觉得好玩便在朱星杰那里偷偷拿走的。

没想到今天大派用场。王琳凯愈想愈高兴。

「喂!小鬼!」

王琳凯回头,看到两个挥着手迎面走来的流行之王双周。

「去哪?」周锐开口。

「去食堂,看看今天食什么。」王琳凯眼珠一转,想到新点子,「周锐,不如我们玩个游戏吧。我来抛币,如果字朝上,你把肉分给我,如果花朝上,我把肉分给你。」

周彦辰反了个白眼:「又偷杰哥的东西去玩。」

王琳凯一惊:「你怎么知道的?」

周彦辰没有回答他,转移话题:「下个考核,我想你会选rap吧,再怎么说,你专业是跳舞,跳了那么多年,不觉得浪费吗?」

「不,不浪费。」王琳凯耸耸肩,然后挑眉一笑,「因为我喜欢。」

我喜欢rap。

我喜欢和杰哥一起rap。

我喜欢和杰哥一起写rap词。

我喜欢和杰哥并肩站在舞台。

我喜欢……

因为rap,让我觉得我们拥有最大的共通点,其他人也不能介入的领域。

*

另一边厢,还躺在床上朱星杰在想东西。

原来我的双面币是被小鬼拿走了,还好不是不见了,魔术道具可是魔术师的生命。王琳凯那小鬼是不是傻,那东西是我的,我有可能认不到吗?那也太小看魔术师了。

罢了罢了,好好练习rap吧。但在练习前,先去吃个饭。

朱星杰伸了个懒腰,下床,然后走向食堂。

*